第59章 新文试读
作者: 九个元宵更新时间:2019-10-10 00:33:22章节字数:7216
    喉间还缠绕着一丝腥甜,胸口也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苏浮铭不免疑惑,这鹤顶红喝了约摸也有半个时辰,为何自己还能感受到身体里传来的难受?

    若是鹤顶红都没能将她毒死,可叹她本就命不该绝。苏浮薇那贱人她也有命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,她好不容易撑了开来眼前又是一片的模糊。但模糊之中苏浮铭也认得出自己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原先的帐篷里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这个房间很是熟悉......

    待视线清明后,她侧头看着床梁上垂下来的一块玉坠,整个人恍如醍醐灌顶一般战栗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要支撑自己起来,去看清那枚玉坠,但终究是没能撑起自己,重新跌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脑子虽然一片浆糊,但终是想起这里是哪里。

    这里是她自出生后就一直生活到八岁的房间。

    即使她没死,又怎的会出现在这里?这苏氏府苑不是早已易主......

    “二小姐,你可算醒了!”

    一旁突然响起一个女子哭诉的声音,然后下一刻一个梳着双丫髻,身着翠绿罗裙的小姑娘就扑倒了床边,一张小脸梨花带雨般,十足可怜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开始苏浮铭愣是没瞧出来,待看清楚后才发现眼前这个小丫头竟然是萃柠小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她本想去扶那小姑娘,可伸出的手入了眼后,那一双圆溜溜的眼里满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一双肉乎乎的......一个巴掌还没脸颊大的手,又是怎么回事,她怎的缩小了?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莫不是还没缓过神来,你饿不饿,要不要萃柠去叫夫人?夫人一定也是急坏了正在佛堂诵经祈福呢。”小姑娘一脸的焦急,作势要出去。

    苏浮铭一把将人拉住,疑惑地问着:“萃柠,我没死?”

    可开口的声音却是无比的软糯,一听就知道是童音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外头的帘子被人撩起,在珠子碰撞声中从外进来一个年轻妇人,挽着倭堕髻,肤白貌美、十分漂亮。尤其是那一双在柳叶眉下风情十足的眼睛,正柔和溺爱地看着躺于床上的浮铭。

    萃柠在一旁见过这苏夫人叶氏,然后退行至一旁小心翼翼地候着。

    浮铭一眼便认出这是自个的娘亲,她坐在床上本该是软软糯糯的身子却僵硬无比。

    “什么死不死的,以后可不许说这般不吉利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叶氏纤细的手指头伸过来点了点苏浮铭的鼻头,虽蹙着眉但眉下柔美的双眼里却尽是宠溺。

    她抚摸了下浮铭的脑袋瓜子,心里头稍稍平缓了些,不再那么紧张。将乖女儿从被窝里抱出来,声音温和:“可怜我儿啊,虽说前几日一直发烧着,今日却是好多了,眼下瞧着也挺精神了。这暮春时节在屋里闷着容易生病,得多出去走走。今日正好你叔叔的生辰,娘亲收到帖子便打算顺道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叔叔......

    “娘亲,叔叔可是当今皇帝第九子?就是那个经常吹箫给我听的叔叔?”一听到“叔叔”这个词,浮铭就忍不住想起那年杏花烟雨下在城门吹箫送她离城的男子。

    一时间心里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叶氏听了女儿的话不免轻笑出声:“我的傻丫头,你和你小叔叔至今还未见过面,哪来的常吹箫给你听。不过你倒也没说错,确实有这位九皇子,按辈分你叫九叔叔也没错。不过今日并不是你九叔叔的生辰,是你九叔叔的胞兄,就是和你父亲义结金兰的那个太子。”

    她将小丫头放到梳妆镜前轻轻给她挽着发髻,虽说是发髻但也不过是两个包子头。再加上小姑娘本就粉嫩粉嫩的,配上这包子头也委实可爱的紧。

    至今未见过面......

    苏浮铭看着镜子中缩小了不知道多少的自己,一下子恍惚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想自个儿许是如戏本子说的那般,重新回到幼时了......没见过九叔叔的话,她现在应该是六岁。

    她深刻记得在前世自己见到小叔叔的之前经历过一场重病。只是今时不同往日,竟然成为她重生后的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想起前世的死因,她想这老天爷给的殊荣不可随意辜负的。

    镜子中的人笑了笑,含着童稚的可爱:“许是我在梦里梦见过九叔叔。”

    叶氏只当女儿在说笑,便也没有多大关注。

    一袭粉黄烟云蝴蝶裙,配上鎏金双蝶的碎玉簪,镜子中的小姑娘经此打扮后出落得愈发可人。

    又怕刚入春孩子怕冷,便又拿了一条白色貂裘将她裹住。小小的一团很是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叶氏是当真满意自己这个女儿。虽说是自己产下的,自己看自个的女儿难免会觉得自家的宝贝最好看。

    但叶氏还真不自夸,这全长安城凡是和浮铭年龄相仿的小姑娘,还当真没有比她好看又灵气的。

    这边正在装扮呢,那边有下人过来了,恭声说道:“夫人,三小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氏素来不喜这个二伯家的大女儿,但是毕竟是一家主母还是得端着大气,怎好和庶弟家的孩子置气,委实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和辈分,便低低嘟囔了一声:“这丫头怎么来了,若不是她,我的铭儿又岂会生那么严重的病。”

    上辈子怎的生病,浮铭是不知的,娘亲后来也没告诉她,她自然便将此事忘得干干净净。可是如今生病竟然是与苏浮薇有关?!

    她抬头软声地问着:“娘亲,浮铭是怎的病的?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个,叶氏眼里又泛起心疼之意,心里暗骂苏浮薇这个没长良心的,一面又不好告诉女儿这人心险恶的事,便柔声安慰道:“你的薇妹妹想来也是无意的。原本你的伤寒还未好她还将你推到雪地里,若不是萃柠正好看见,你在雪地里不知得冻上多少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提,浮铭隐约有了印象。记得前世的那时候她伤寒初好,之前自个啊还以为苏浮薇是真的对自己好,便什么都同她一起玩。

    后来她提议去外面玩雪,浮铭在病床上躺了如此之久,心里早就痒痒的便一同去了。

    苏浮薇将她带到了僻静的一处,瞧着四处没人便将她推到了雪水深处,她本就全身软绵绵的,一进雪水里便冻得够呛,很快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觉得是苏浮薇无意的,如今一瞧,原来老早那人便存了害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可叹自己是个粗心大意的,以为只真心待人好,那人也会真心带自己好。可笑啊可笑。

    这辈子只这件事,她就不会让苏浮薇过得有多好。

    当即她展开笑颜,对着下人道:“请三小姐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叶氏见她如此说,便也不好说什么。毕竟在这人丁稀薄的苏府,女儿也只能同这个苏浮薇玩,虽然她也万万不想,但毕竟都是小孩子。只是只允许这一回,若还有下回,看她怎么削这个小丫头片子给自己的孩子报仇。

    苏浮薇身着一条撒花软烟罗裙,头戴缕金百蝶穿花珠玉簪子。虽说是庶子之女,但仗着护国将军府,一身的穿戴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她偏偏又是从小爱美的,是以什么都愿意往身上戴,可谓是珠光宝气,但俗不可耐。

    她从正门里进来,见到叶氏先是作揖。然后恍若天真无邪一般跑到浮铭身边来,欲抓住浮铭的手。

    但被浮铭不着痕迹地躲过。

    苏浮薇面上隐隐有些尴尬,但是却连忙说笑道:“姐姐你也真是,怎么就摔倒雪水里去了,吓得妹妹赶紧叫人。以后啊,妹妹是再也不敢掇拾姐姐一起去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掩面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若是不知道她的心思的人,还以为这是一幅怎么样的愧怍,与怎么样的一幅姐妹情深呢。

    苏浮铭笑着,可面上却有淡淡的疏离。她没有去看身侧的苏浮薇,而是拿出一个碎珠红宝石海棠发簪让娘亲给自己戴上,这才淡淡开口:“是不能一起胡闹了。总归我是嫡女,而你不过是个庶女。委实降低了我的身份。以后没事便不要来萃夙阁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苏浮薇在一侧被她的话惊得一愣,喃喃开口:“姐姐,你说什么呢?”她的心里则是狠狠一击打。没有想到平日里包子似的苏浮铭竟然也能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其实苏浮铭并不包子,只是她不在意。不在意苏浮薇抢走自己的东西、夺走长辈对自己的宠爱、夺走自己的未婚夫。只因那些她都不是很在乎。

    可如今,就算是拿走她一根头发,她也是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看苏浮薇,而是看向了萃柠:“萃柠,送三小姐回去吧。”而后她转头朝也也是一脸惊愕的叶氏软糯着道,“娘亲,待会铭儿想吃玉芙糕。”

    原本叶氏还以为自己的孩子怎么转变性子那样的快,现在一看依旧是小孩子心性。听到女儿自己不愿和苏浮薇玩,叶氏倒也放下了心,朝着苏浮薇客气道:“浮薇啊,铭儿只是害怕了,待会我们就要出门了,不方便再招待你。”说完朝着萃柠摆摆手。

    萃柠得到指令,便对着苏浮薇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苏浮薇心里再气也不好当着叶氏的面发作。只能握紧拳头随萃柠一同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已准备齐全,上马车前叶氏还是忍不住提点女儿:“铭儿待会在宫里啊,可要乖乖地待在娘亲身边,不许乱跑。宫里人多,万一走丢了冲撞了哪位娘娘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前世的各种教养今世可没全忘记。苏浮铭乖巧地点头,头上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一起一伏。她道:“女儿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忽而她想起什么,扭头看向马车前那几匹骏马,声音软糯地问着自己的娘亲:“娘亲,哥哥会去吗?”好像......还没看到哥哥呢。想到哥哥,她的心莫名地一抽痛,险些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你哥哥去了你外祖母家,近日大抵是不回来了。等回来了,娘亲定让他来见你。”叶氏也知道平日里这俩孪生兄妹十足要好。传闻里都说孪生兄妹若是一个病了,另一个不日也会生病。于是她将苏浮玺送去了娘家。好歹避一避。

    听了娘亲的话,虽然有些着紧想看自己的哥哥,但浮铭还是忍住了,点了点头,被娘亲抱着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启程。

    苏浮铭挑开马车帘子的一角,一眼就看见了前边骑在大马上那个英姿飒爽的男子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爹爹,如今统共不过二十六岁,是北辰的大将军,深受皇帝器重。

    前世的时候,他在北云燕一战救了还未成为太子的大皇子,在盛情难却下与大皇子义结金兰成为结拜兄弟。

    而且皇帝听说了这件事还特赐苏家国姓。原本他们家不姓苏,而是姓顾。

    前世爹爹是在她十三岁那年和哥哥一起战死的,这一世她不想再看见娘亲含泪度日,是以一定要避免爹爹和哥哥去沐南打仗。

    她看着蔚蓝的天空,和煦的阳光,还有草野间飞舞的蝶儿,渐渐的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苏浮铭,这一世既然重新活过,有些遗憾要避免才好。这一世再也没有比全家团圆更幸福了。还有......那个一直放在内心深处的那个人,可要让他喜欢上自己啊。

    之前叶氏怕去的路上浮铭会闷,便私下带了蜜饯给她。

    只是浮铭如今内心里头并不是一个六岁小姑娘,而是二十好几的大姑娘,是以甜食她已经不爱吃的了。但是娘亲给的,她就好好将它们收在干净的小手绢里。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