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9章 虎毒尚不食子,他狠到要害了自己的孩子
作者: 巴西10号更新时间:2019-10-09 23:58:51章节字数:5907
    白展在跟覃秦回家时,见到她父母时,就对文慜的身世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他就让人调查了,调查回来的结果就是,文慜刚出生时就被她的父母卖给了人贩子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父母都是公职人员只能生养一胎,封建思想让那样狠心的父母为了生养一个男孩,将自己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狠心的抛弃。

    “抛弃?白展你在胡说什么,我姐姐是刚出生没多久医生说她夭折了,我父母为此伤心难过了好几年都没有走出来,他们怎么可能狠心的将她抛弃呢?白展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覃秦捂着自己小腹扶着桌子弓着腰站起来,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事实真像是什么样,你回去问你那父母不就自知道了吗?我没有时间在这儿跟你争执这些,孩子赶紧打掉,婚赶集离掉,我是一天都不想跟你有什么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白展挥挥衣袖,刚才覃秦情急之下抓了一下他的衣袖,他现在这是很嫌弃她吗?嫌弃她不也碰了她很多次吗?

    做人怎么可以这样,一边往嘴里塞着某种东西吃,还一边说着这东西真难吃,既然这么嫌弃当初为什么要娶她碰她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打掉孩子,我告诉你,连门都没有,孩子是我一个人的,我会生下他,跟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覃秦觉得她的小腹突然一阵骤疼,下面有什么液体流出,她很害怕那是孩子的血。

    她需要去医院,需要去找医生,来帮助她留住这个孩子,现在立刻马上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不允许你以为你能生的下去。”白展如魔鬼一般靠近覃秦,覃秦害怕恐惧的往书房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她要赶紧的逃离他,早知道他会这样对她,她肯定不会央求在见他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“你逃掉了吗?”白展快速的跟上,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魔鬼一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:“我问过了,一个多月的胎儿,药流是最合适的,乖,我让医生给你准备了药,吃一粒就没事了,你解脱了,我也解脱了,我们都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这时候上来端来了一杯水和一个小盒子,覃秦知道那小盒子里装的就是夺走她孩子生命的毒药。

    覃秦惊恐的盯着白展,虎毒尚不食子,她真的不敢相信她爱了两年多的男人,竟然比老虎还要可怕还要的毒。

    那也是他的孩子啊,他怎么能做到这么残忍的。

    覃秦挥手将管家手中的托盘挥掉,药和水都洒在了地上,药盒子在楼梯间滚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药很多,你打翻了一粒,还有无数粒在等着你吃呢?覃秦乖一点吃完,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白展示意管家重新去拿药。

    “白展你会不得好死的,你特么的不是人,你连自己的孩子都害,你这个禽兽,你会下地狱的。”

    覃秦捂着肚子跌坐在地上,她疼的下一秒就要晕了过去,但还是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,将这些话骂出。

    “地狱?呵呵——你的父母不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吗?我为什么要下地狱,我说过我这辈子只要记慜这一个孩子,是你自己在自食恶果,你活该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白展盯着覃秦的双腿,洁白的大腿,两天血流,尤为的刺眼。

    白展知道,这个孩子或许不需要他去弄死,就自己慢慢的在死去。

    他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,没有开心也没有难过。

    虎毒尚不食子,可他连自己的孩子都害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人,不需要覃秦的点名。

    “白展,叫救护车,送我去医院,我求你。”覃秦看着血像是溪流一般顺着她的大腿流出,在地上汇集一滩血。

    那是她孩子的血啊!她的孩子要死了吗?

    白展就这样站着跟木桩一样居高临下的望着覃秦。

    “白展,我同意离婚,只要你现在送我去医院,我就跟你离婚,我求你,求你。”覃秦用沾满血迹的手指去拉着白展的裤子,深深的恳求——

    卡其色的休闲裤,那五个鲜红的手指印,是那么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白展看着失神了片刻,步子往后退了几步,覃秦的手指抓不住他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送你去医院的时候,等一会儿,让这血在多流一会儿,你放心我不会伤了你性命的。毕竟,你死了我也是要犯法坐牢的,我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宝贝儿子要照顾,我哪能为了你这一条不值钱的命去坐牢呢?不值得啊!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同是他的孩子,只因出自不同女人的肚子,之间就是千差万别,一个被他视如珍宝,一个被他视为草芥。

    这就是差别啊————

    覃秦在昏过去,听到的就是这段残忍又绝情的话。

    但是梦里有个温暖强壮的怀抱抱起她,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耳边响起:坚持住,我们就快到医院了,覃秦,坚持住。

    是白展吗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个时候了,她还在自欺欺人,白展的声音很冷很冷,而这个声音,很温暖很阳光,让她有一种被人宝贝的感觉。

    覃秦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,守在她病床边的是沈从文和奚禹。

    两人惊喜的异口同声的问道:“覃秦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覃秦看了下,没有白展。

    呵呵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们都成这样子了,他又怎么会关心她的死活呢?他都那般绝情的对她了,她怎么好奢望他能过来看一看她呢?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孩子-是不是没有了。”覃秦摸着自己的肚子,她流了那么多的血,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沈从文眼里一片濡湿,帖着她的耳边说道:“医生说,孩子是上帝派来保护母亲的天使,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,在怎么会舍得离开呢?”

    覃秦感动的笑了,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—真——真的吗?”

    奚禹摸摸好友苍白不堪的脸蛋:“当然,我当初从二楼摔下来,也流了很多血,孩子都保住了,这是孩子和母亲的缘分深,今生,你们注定要做一对母子。”

    覃秦两只手一只被沈从文紧紧的握在自己的大手里,一只被奚禹牵着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反握了两人的手,感动的哭着道谢:“谢谢你们,真的谢谢!!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谢,就一味的说着谢谢。

    “我没为你做什么,你最应该感谢的是谢谢这位沈先生,要不是他冲进青山别墅救下了你,你肚子里的孩子八成是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奚禹想起前天的那一幕,就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她不放心覃秦,就抱着暮奚让司机开车送她去青山别墅去看覃秦,她想,覃秦见到了暮奚,心情也许会好点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刚到青山别墅的门口,就见一个男人抱着满身是血的覃秦往外冲,她也没有时间问什么,就让司机开车赶紧的跟着男人来了医院。

    覃秦被送进了医院,就被推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覃秦的老公尾随而来,一脸冷漠的模样,脸上不见丝毫的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然后,这两个男人就在医院的走廊里大打出手,打了一会儿,谁也不让谁,两人都没有从对方身上讨什么便宜占,最后是被赶过来的陈进给拉开。

    陈进虽然不是什么好人,前不久虽然他从白展手上占了很大的便宜走,可是,他也不会因此就站在白展那边,这种连自己的孩子都害的人,实为不耻。

    陈进也不喜欢vk的母亲,可是他拿vk也当自己的心头肉爱着,一个男人再狠,都不能对自己的孩子狠,这样的男人简直是泯灭了人性。

    白展是在的得到了覃秦流产的手术报告时,给覃秦留下了一纸离婚协议,离开的医院。

    这样的渣男,奚禹还是第一次见,也算是开了眼界了。

    覃秦听了奚禹的话,对着沈从文关切的眼神,心里感动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。

    “沈从文,谢谢!!”

    沈从文的手指轻轻的摩擦着她的手背,爱怜的说道:“我就是为你而生的,不要对我说什么谢谢,你好,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奚禹在旁边听的感觉鸡皮疙瘩都掉一地,这人说起情话来,陈进都要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“你们聊,我回去给覃秦煮点滋补的汤带过来。”奚禹决定不再做那啥大功率的电灯泡了,赶紧腾地方给这男人腻歪去。

    “嗯,陈夫人,真是谢谢你了,我送你。”沈从文暂时的放开覃秦的手,作势要起身送奚禹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沈先生,你在这好好陪陪覃秦!我和她是多年的好友了,之间不存在谢谢。”

    奚禹走了,病房里就剩沈从文和覃秦两人了,气氛到是有些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-本章完结-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