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五十九章 击碎一个父亲的信仰……
作者: 李文妖更新时间:2019-10-09 16:27:57章节字数:5383
    呆滞,恍惚。

    眼前忽然就空白了一下,长枪从背后刺入,刺穿了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陈凡身子摇晃了一下,只感觉温热的血液从胸膛里流出,却感觉不到痛楚,背后,那是鬼陀舍一张疯狂又带着三分扭曲的面庞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陈凡呆呆的抬起了头,望向了韩桥亭,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莫萱她,莫萱她。。”

    陈凡如蒙重击,整个人都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眼眶里泪水先决堤而下,但心头尚且惊疑未定,一个男人,修道六十年,此刻却被泪水冲刷尽脸颊上的污痕。

    莫萱?莫萱她怎么了?

    她不是应该嫁人了,相夫教子了吗?难道,难道……

    不,不。

    “不!!!”

    陈凡狂吼一声,眼角裂开,一袭黑发直接飘飞了起来,太上篇运转到几乎裂开,恐怖的气势从原地一下炸开,陈凡瞠目而裂,血流满口,金色之光以恐怖的程度从身躯里爆发而出,陈凡直接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一瞬间,百倍的气势炸开,鬼陀舍难以置信,被这气息撞开,大口吐血,整个人一下就倒飞了出数百米远。

    韩桥亭也是一样被这气势冲撞,整个人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,说,什,么???”

    陈凡暴走了。

    “哇!”一侧,韩无涯嚎啕大哭,突然噗通一声,直接跪了下去,眼泪决堤,“公子,冷静啊!!”叩首在地。

    陈凡眼前一黑,差一点晕厥在地,靠用陨皇弓支撑,才勉强站住了身子。

    心绪强烈翻腾,陈凡心头前所未有的疼,闷就心揪起,似乎被巨大的手掌握住一般,强烈的透不过气,脸颊上的泪珠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胡说些什么,你们在胡说些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凡喃喃着,整个人披头散发,环视四周,被陈凡目光触及到的人无不是纷纷后退,陈凡看向了韩无涯,韩无涯哭到不成人形,跪在地上,肩膀颤栗。

    “我在问你,你们在说什么??”

    “答话!!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韩桥亭一阵狂笑,笑的眼泪一下都出来了,“陈凡啊陈凡,难道这些年竟然没有人告诉你吗,十五年前,你入狱的第五年,你女儿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亲自带的队,袭击的古山,哈哈哈……,你女儿还在古山里玩耍,我记得那一天,恰是黑夜,好一个月黑风高。”

    “你女儿已经亭亭玉立,啊,她是叫莫萱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是叫莫萱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孤月之下,桂树之边,在给你祈祷,她的头颅真好砍啊,她看见我的一瞬间,我就一刀,哈哈哈,脑袋就下来了。”韩桥亭笑到眼里一下都全出来了,“她倒死都保持着那错愕的样子,那是我砍下过最好看的头颅,你想看看吗?”

    你想看看吗?

    全场一片死寂,再无一丝声息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呆呆的看着这陈凡。

    韩无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脸色彻底白了。

    公子还是知道了,他本以为,这个事还能瞒得住的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在今天,被这个韩桥亭以最为血淋淋的方式,一下撕开了这个所有人为他隐藏的伤疤,这会有什么后果呢?

    他无非就是要激怒陈凡,在这逼死他罢了。

    黑玫瑰几乎都忘了呼吸,陈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在这一刻,她仿佛有些猜不透。

    原地,陈凡的身子摇晃了一下,一张口,“哇”的一下,一大口黑血就是先呕出了,整个人嘭的一下,笔直的倒地。

    紧闭双眼,足足片刻,才气喘如牛,咬碎满口牙齿,人直挺挺的,重新一下站起。

    恨,恨。

    恨!!

    张弓搭箭,只一下,手上这一口道器被陈凡一下拉开,陨皇弓嗡的一下,爆发出冲天又耀眼的刺目光芒,金色之光冲天而起!

    以口诀运转,陨皇弓被一下拉开!

    只一瞬间,风云变色,就像是一头凤凰直冲云霄一般,道器的威能惶惶耀眼,一下就爆发了,整个远古道器的威能,直接就浮现了出来,不可正视!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!”韩桥亭瞳孔骤然一缩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惨白的脸色,汗水直接流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齐齐尖叫了起来,匪夷所思,“你怎么拉的开道器的。”

    嗖,只一箭。

    携带者道器的威能,陨皇弓疯狂的激射向了韩桥亭,韩桥亭一下亡魂大冒,嘭的一下,人被钉穿了胸膛,血液溅出去上百米远,只一下,活生生从这个地面上钉飞了出去,从地上划过,胸膛上一片血肉模糊,几乎炸穿。

    “哇”,韩桥亭大口呕血,只一箭,差一点死了!

    “我问你,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陈凡走到韩无涯身边,低下头,呆呆的看着韩无涯。

    韩无涯抬起头,露出一张满脸泪花的表情,这一刻,陈凡好希望从他口中听出一句反对的话。

    “公、公子。”

    韩无涯泣不成声,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死后,夫人痛不欲生,数年以来,以泪洗面,和第五问天远走高飞。”

    “书、书信在此。”

    韩无涯从怀中,取出了一份血色的书信,在书信上,有一个小小的红色发结。

    天苍苍,血茫茫,万里空鸦,唯有悲寂寥。

    旷野之下,只单形影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的骄傲,被击碎了。

    一个父亲的信仰,被击垮了。

    小小的红色发绳,上面还沾染着红色的干涸血液,陈凡记得好清楚,真的记得好清楚,那是女儿头上的,陈凡还在地球时,为女儿买下的。

    生日那天,莫萱才十三岁,陈凡玩笑,说莫萱长大以后,出嫁那天,自己也要亲自为她梳一次头。

    这红色的发绳,陈凡是亲自为她带上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陈凡,等老子我出狱的时候,一定去给你女儿补上一份嫁礼。”刘生爽朗的笑声,似乎还回荡在陈凡耳畔。

    依稀里,还能看见自己当时憧憬的眼神,和一丝慈祥的追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陈凡抬起头,凄怆的大笑,独自悲凉。

    原来在那时,莫萱就已经死了吗?

    刘生也死了。

    都不在了。

    “哒”

    那是黄豆般大小的泪珠,砸在了那封血色的信上,染湿了一片,陈凡颤抖着,身子缓缓的弯下腰去,想要拿起那一份信。

    这短短的半米距离,却如天涯那般遥远,小小的一份书信,却重若万钧。

    在陈凡指尖碰到书信的那一刻,陈凡像是触电一样,再一次收回。

    陈凡紧闭双眼,泪流不止,沙哑的道,“……罢了,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收起来吧。”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