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时烨宠妻
作者: 珍禾更新时间:2019-10-07 03:18:46章节字数:3870
    第98章 时烨宠妻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听你的了,你也得听我一次,今晚就睡在这儿,我保证,绝不碰你,就是那几日抱着你入睡习惯了,如今不抱着个什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宛平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,平时吃那么多肉,又长得这么高,她哪经他压,“压死我了,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时烨撑起半身,苏宛平乘机将他一推,转身她压他身上了,坐在他身上又拧住他的耳朵,时烨吃痛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“听好了,要是没什么抱觉得不舒服,就去外头洗个凉水澡,保证你舒服。”

    苏宛平笑看着他,这一张俊美邪气的脸还真是养眼,她可是个颜控,不过理智告诉她,不能招惹,这家伙坏着呢。

    苏宛平见他点头,她才松开他的耳朵,不紧不慢的从他身上下来,接着掀开被子准备下床。

    时烨就要起身,苏宛平一记眼刀看去,时烨又躺好了。

    苏宛平一走,时烨郁闷的看着门口,若不是让着她,怕她哭,还真以为他怕耳朵痛呢?可是他怕她哭,虽然她平时很少哭,但那日生病受惊的时候,哭得他心发软,算了,放过她。

    过年了,古道村的村民劳碌了一年,终于能安心两日,过年的这几日是古道村里最热闹的,家家户户都传来肉香,平素再舍不得的,到了这一日也会吃到肉。

    傅氏的院子里那就更不用说了,不仅传来肉香,还传出炸鸡的味道。

    炸鸡配酒,时烨弄了酒来。

    一家人做了十几道菜,都是好吃的,菜上了桌,正屋里烧着炭火,四人各坐一方,时烨则为几人的杯里倒满了酒,屋后院传来声音,时烨连眉头都没有皱,傅氏却是笑了。

    苏宛平道:“这两家是闻着味儿来的,来的真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几人没有起身,很快门敲响,时烨起身开了门,就见华应和卫成两家伙带着一身的寒气站在外头。

    “一起来吃年夜饭。”

    傅氏笑脸相迎,华应和卫成立即点头,厚着脸皮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添了碗筷,看到桌上的炸鸡、红烧肉、酱骨架还有烤羊腿,两人已经流口水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就数他们两人狼吞虎咽的,时烨都忍不住要说两人了,“你们别急,锅里还有,今天准备的肉多,就知道你们两今个儿会偷偷跑过来。”

    华应一边吃一边接话,“你还别说,罪人村的小管事,但凡有能力的都走出村了,你爹被你大哥接城里去了,比咱们还过得好。”

    华应才说话,卫成就在桌下踢了他一脚,华应反应过来,埋首吃饭,不说话。

    时烨却朝苏宛平看去一眼,苏宛平反而有些歉意的看着时烨,“都是我想的不周到,我应该亲自去一趟罪人村的,咱们成亲多日,按理今年过年该接爹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时烨却握紧她的小手,“说好了,罪人村的事我自己应付,他既然有地方去,咱们就更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华应和卫成也附和,得了时烨一记眼刀,只好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两人吃饱喝足,这才拿着酒跟时烨坐屋顶上了,过年这几日天气极好,没有下雨了,空气却是湿冷,倒还受得住。

    苏宛平从内室出来,朝屋顶上三人看去一眼,挺羡慕的,坐在屋顶上会不会挺爽的,这么开阔,还能数星星,这古代的星空就是好看,干净的让人留恋。

    时烨看到苏宛平站院子里看星星,犹豫了一下,跳了下来,接着抱起她上了屋顶。

    “坐在我身边,我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苏宛平又惊又喜,她抱住时烨的手臂,坐稳了,倒是被旁边的华应和卫成看着笑了起来,“烨哥,你变了,你以前只跟我们一起谈天说地,现在倒好,你的眼里只有你媳妇,没有兄弟们了。”

    时烨懒得给两人眼神,只是提醒道:“今天的炸鸡和红烧肉都是我媳妇做的,还想再吃,留点口德。”

    华应和卫成立即闭口,一个劲的亏起嫂子来,嫂子嫂子的叫着,苏宛平都要不好意思了,可是在外头,他们的确是夫妻,也不好光明正大的拒绝。

    到半夜了,傅氏实在看不过去,从屋里出来朝屋顶一看,就见四人打打闹闹的,吓得她心肝痛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,风大,你们都下来。”

    傅氏说话几人还是听的,尤其是时烨,想到媳妇身子才好,果然不能贪凉,不待苏宛平说话,立即抱着她跳下来。

    华应和卫成自然也下来了,苏义从东屋出来,很是羡慕他们,什么时候他也能跳到屋顶上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夜里华应和卫成在苏义东屋睡下了,侧屋子里苏宛平早已经为两人准备了被褥,反正傅氏的院子里大,统共就几人,还有不少空着的屋子。

    第二日天不亮苏宛平就起来了,跟傅氏一起下厨,这大过年的就是在家里闲着,还有就是吃吃吃,尽好的吃。

    一桌子美味弄出来,这一次苏宛平弄了海鲜,那是她年前拉着时烨去码头那边找渔民买的。

    这几人还是第一次吃海鲜,来到这流放之地,明明靠着海边,却是没有这个机会,从小到大在北边长大,吃惯了大鱼大肉,倒不知这些海鲜弄出来的味道也这么美味。

    吃过一顿饱的,两人再吃饭正常一点了,早饭过后,就有村里人过来走动了。

    苏宛平向来有性子,对村里人不温不火,反正家里还有长辈傅氏在,于是她带着几人去苏义的房里打牌去。

    要走了苏义留了好久舍不得写的好纸,制成纸牌,很快就教会了他们。

    接连两日,几人在屋里打牌不出门,苏宛平却腻了,他们几人却沉溺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有弟弟苏义依旧是个书呆子,见几人这么沉迷,他自己抱着书跑正屋里陪着傅氏做针线活,正好正屋里暖和,他也好安心的看书。

    苏宛平从屋里出来,剩下三人斗地主,苏宛平在院里走动了一下,就听到有人敲门,傅氏出来开门,就见门外站着苏三丫,她一身青灰色的补丁衣裳,身子也单薄,看着就觉得冷。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