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10)临危受命
作者: 一串旋律石更新时间:2019-09-10 18:09:22章节字数:5612
    因为杨兴康的事情,云想容回侯府的时间,要比平时晚,回府休息一下,基本就到了晚饭时间,江轻尘没回侯府。

    云想容觉得江轻尘是在查巧娘的事情,家里人对他的忙,已经麻木,江轻尘要是连着回来吃晚饭,应该都会不适应。

    最近云想容在吐纳法上有了新的进展,都觉得自己掌带微风,所以最近练功更加的勤快,早晚一次。夏荷和秋草也觉得云想容来了兴致,所以又多教了一套剑法。

    江轻尘也知道此事,他也觉得,很多时候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,要多学多练,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。

    云想容一般都是吃过晚饭,练功半个时辰,之后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看账本,账本催眠,基本看一会就困了,准备就寝。

    江轻尘手下的生意,之前都是江希安帮看着,有急事都去找他,账本也是直接送到万客楼。现在都是直接送到侯府,交给云想容。有事也是直接找云想容

    江希安心说大哥你可太狠了,人家虽然是你未来夫人,可你也不能这样吧,没给任何适应期,直接上手,他私底下也曾经和云想容说,要有不懂的地方,可以直接问自己。

    江轻尘心里有数,他觉得云想容没问题,只是云想容的做事风格是,每周都要看到账本,不喜欢之前一个月结一次的方式,她觉得一次看太多账本,头痛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掌柜的结账,都按照云想容的风格来。

    今晚和之前一样,云想容洗好澡,看着账本等着头发晾干。

    就听到春桃在院子里说道:“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容容睡了吗?”江轻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还没睡。”春桃回道,最近春桃已经适应了云想容身份的变化。

    云想容起身套上了一间居家服,拢了一下有七八分干的头发,出了书房,走向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表哥,这么晚了,有急事?”云想容看到穿着整齐的江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江轻尘第一见到云想容披散着头发,穿着居家服的样子,头发很长,已经到大腿的位置。脸上没有任何妆容,就是云想容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可能是灯光的原因,人看起来很柔和,很温暖。江轻尘觉得自己在外面拼搏无论多辛苦,最终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心里的那个人,能无论多晚都愿意等着自己回来吗?

    江轻尘愣在那里,只是望着云想容,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表哥。”云想容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容容,我是想和你说件好事情,云少师,也就是我未来岳父马上要进京了。”说完,江轻尘过来拉云想容的手,江轻尘坐到客厅的太师椅上,让云想容坐到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晚上吃饭的时候,姑父还说,算算日子,父亲也快到京城了。”云想容开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想今晚出城去接一下我未来的岳父,没经过人家允许,就去求赐婚,要把人家宝贝女儿娶到手,怎么说也有些不好,我觉得我得讨好一下我岳父。”江轻尘貌似很轻松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最不重要的原因,真实原因是李雁飞说云成源一行已经遭受了两次的伏击,也不知道是行走路线泄漏,还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好在二皇子和云成源都没受伤。

    这马上就要进入京城的地界了,靠近了江轻尘的管辖范围,怎么也不能这时候出事情。晚上皇上就亲切的召见了江轻尘,希望他能负责起云成源为进京这一段的安全问道。

    这事情皇上看来,交给任何人都不如让江轻尘来的放心。

    “嗯,去接一下也好,安全,可表哥,你为何要晚上出门,赶夜路太累了?”云想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计划是今晚和明天白天赶路,明天傍晚应该能见到舅舅,休息一晚,直奔京城,按照计划,大后天的中午,能到京城,不过要先面圣,你大概晚上能见到舅舅。”江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太辛苦了。我好舍不得。”说完云想容撒娇似得靠上了江轻尘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的。”江轻尘手搂着云想容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忽然云想容起身,眼睛直直的看着江轻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容容,我是不是压到你头发了。”江轻尘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云想容二话不说,就开始解江轻尘衣服的扣子,开始江轻尘没明白,后来马上明白了,暗骂自己一百遍,知道她是个细心的主,自己怎么回事?还犯低级的错误。

    回房换件衣服再过来,又有多麻烦,能比解释麻烦吗?

    但总要反抗一下,于是一边说道:“容容,你别这样,你这样我误会的,让我产生其它想法。”一边拉云想容的手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有误会,我才要这样。”云想容边解江轻尘上衣的扣子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非礼呀,非礼呀,我可是黄花大…老爷们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。”江轻尘边说,手一边继续阻止云想容。

    云想容突然停手,看着江轻尘说道:“这样有意思?你自己解还是我来解,选一个吧?”

    “你解。”江轻尘放下手,歪着脑袋,硬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想容解开江轻尘衣领上了两个扣子,看到他里面穿着一件浅灰色,材质很厚很特别的内衫,说道:“你穿的这个就是江湖人称万剑不破的软甲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公主好博学,这都知道。”江轻尘打着哈哈说道。

    “最近习武有些心得,人也有点飘,就去看了下你书房的武学秘籍,上面对软甲有记载,我还特意问过夏荷和秋草这方面的问题,她们很仔细做了解答,说是京城中很多贵公子都有,会在危险的场合穿着。”云想容说道。

    “容容,我做事谨慎,这出去接岳父这么隆重的场合,一定要穿的。”江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我们上次去晨曦山庄,你没穿?”云想容直直看着江轻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穿了,你没看出来而已,当时你不也不知道有软甲这个东西吗?”江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表哥,是不是没人告诉你,这软甲有点扎,和你贴近感觉就特别明显,你穿没感觉,是因为里外面材质不同。”云想容说道

    “只能说明没人和我近距离接触过。”江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越瞒着我,我会觉得越危险,反而更加担心你,能说实话吗?”云想容说道。

    江轻尘太了解云想容了,知道不说清楚这关过不去,于是说道“好,有人在江湖挂悬赏,十万两白银买舅舅,但你放心,希安已经处理好了,没人有这个胆子接活,但进京的路上,二皇子和舅舅遭遇过朱紫国的伏击,所以我会全副武装的去接人,我知道的我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少师而已,空职,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?”云想容说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有个大计划,关系到西凉今后几十年的发展,还有同朱紫国的关系,少师在整个计划中是关键的环节,所以这次朱紫国也是下了血本。进京的路上有个盲区地段,就是京城禁军和京南总兵都顾不上的地方,所以我必须去接人。”江轻尘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表哥,我希望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,你都能坦诚的告诉我,我们一起去面对。你不说,我胡乱猜想,那样会更吓人。”云想容说道。

    江轻尘意外于,云想容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,反而更加的镇定。

    “好,我记住了,我不想说是怕你担心,但又怕你知道真相后,会生气不理我,所以才会出门前和你说一下,可惜还是被你看出来了。”江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晚要出城,已经很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了,即使我现在没明白,想一想也会明白。”云想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夫人,我真的要走了。抱一下好吗?”江轻尘把云想容扶起来,自己也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抱,你太扎了。”云想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欠着,等我回来收利息。”江轻尘说完,亲了云想容额头一下,人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江轻尘走后,云想容是一点困意都没有。只能希望父亲和江轻尘都平安进京。

    一晚上云想容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会想为何朱紫国要对一个少师下手。少师到底怎么重要了?

    一会又想父亲这次进京应该把家里的裁缝也带进京了吧,江轻尘手上的商铺自己清楚,租约都没满,违约不合适。也不知道云家的商铺在那里。

    一会又想母亲要回江南了,京城就剩自己了,有点孤单。

    一会又想三哥也不知道准备的怎么样了,能不能考上举人。

    一会又想自己的黛坊还是早点交给大哥大嫂吧,现在人不在江南连看账本这种小活都帮不上,就不要白拿银子了。

    晚上想的太多,导致第二天一早也起不来,眼睛还是肿的,印象中自己也没哭,怎么肿的云想容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状态不好,不想让大姐看到,就找小厮去辅国公府,说最近几天,少师要进京了,自己也要准备点东西,就不去辅国公府和打扰大姐了。等忙完这阵子,再去。

    云想容那里知道,从少师进京后,自己就像是装了发动机的陀螺,根本就没有闲下来过,事情一件接着一件。

    再去辅国公府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情。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